首页  /  项目   /  景观  /  正文

瑞典警察将中国游客扔下的“坟场”,竟是景观设计经典之作 | 斯德哥尔摩林地公墓

超级飞侠 2018-09-18 来源:微信公众号:CUSoon

在近期网络热议的瑞典事件中,据悉,警方将三位中国游客拉上车后,开到路标为skogskyrkogarden的空地处,让他们自行下车。被部分媒体报道为“荒郊坟场”的此地实际为何?

“Skogskyrkogarden”中文可译作林地公墓,是始建于二十世纪初、由冈纳·阿斯普朗德( Gunnar Asplund)与西格德·劳伦兹(Sigurd Lewerentz)完成的合作设计。公墓以其简约的设计风格,对自然与死亡最大程度的尊重,开创了一种全新的墓园设计方式,是现代景观设计教科书式的经典之作。

20180918_134540_000.jpg

▲ 冥想地与倒影池

去年九月的一天,我从瑞典阳光明媚的西岸坐了一夜大巴到了斯德哥尔摩,直接从夏天迈入深秋。主火车站的清晨六点,让我看到了色调清冷,寒冷的,真正的北欧。

而这个位于斯德哥尔摩南郊的墓地,便是北欧景观的一个典型的代表。

20180918_134540_001.jpg

▲ 冥想地与十字架雕塑

斯德哥尔摩林地公墓始建于二十世纪初,冈纳·阿斯普朗德( Gunnar Asplund )与西格德·劳伦兹( Sigurd Lewerentz )合作赢得了设计竞赛。竞赛方案完成于1914年,1917年开始建造,直到1940年完全落成(设计者之一阿斯普朗德同年去世,也葬于墓园之中)。

彼时的欧洲正处于一战结束后百废待兴之态,二十年代后各国经济开始恢复,现代主义运动进行地如火如荼——包豪斯校舍、巴塞罗那德国馆、萨伏伊别墅等大量现代主义经典建筑都在这个时期诞生。而在林地公墓中,阿斯普朗德和劳伦兹置入了很多传统的建筑元素,让它更像是一个古典主义向现代主义发展中的过渡之作。

作为两个建筑师的作品,林地公墓的主导元素并不是墓碑或者教堂,而是墓园中的植物,地势和轴线共同营造的景观。

His work lives on.

20180918_134540_002.jpg

▲ 墓园平面示意图

从地铁站出来以后,不加犹豫就找到了通往墓地的道路,因为在墓地入口外的道路有两排树阵,将人引至入口开阔的石墙。

20180918_134540_003.jpg

▲ 墓园入口引导树阵关系图

20180918_134540_004.jpg

▲ 地铁口通向墓园的引导树阵

20180918_134540_005.jpg

▲ 墓园入口的石墙

20180918_134540_006.jpg

▲ 墓园入口的石墙

沿着狭长的石墙甬道前行,便能望见了墓园的主体。

令人意外的是,场地的轴线并没有跟主建筑形成直接的关系,最长的一条轴线由场地最高处的冥想地( The Meditation grove )至墓地深处的复活教堂( Chapel of Resurrection ),形成了一条视线通贯的长轴( Seven springs Way )。

20180918_134540_007.jpg

▲ 墓园两条轴线构成非对称十字

设计者通过桦树,松树,云杉三种不同体量的树木在这条路上营造出一种渐进的沉重氛围。当哀悼者沿路前往复活教堂时,感受到阳光渐渐地消失在眼前,道路愈加黑暗,而抑郁感也逐渐沉重。

20180918_134540_008.jpg

▲ 不同植物组合的主轴线(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80918_134540_009.jpg

▲ 墓园渐进压抑的主轴线

20180918_134540_010.jpg

▲ 主轴线的尽头——冥想地

而另一条轴线由林地教堂( Woodland Chapel )出发,与主轴线形成一个不对称的十字。一如墓园的入口、右侧的山丘和十字、左侧的墓地和教堂以及通向圣十字教堂的门廊——都采用了非对称的组织方式。

20180918_134540_011.jpg

▲ 林地教堂,另一条轴线的起点

因此,英国建筑师托尼·弗莱顿( Tony Fretton )认为林地公墓的景观虽然有着强烈的象征性,却并没有强调某一特定的信仰。他甚至称之为「异教徒的建筑」。这与当时瑞典已经开始承认其人口信仰的多元化的历史背景紧密相关。也就在林地公墓完成后的十一年,瑞典将宗教自由写入了法律。

20180918_134540_012.jpg

▲ 倒影池

位于场地高点的冥想地无疑是林地公墓的一个高潮。而倒影池则如同序曲与高潮间的过渡。这个长形水池将散落在几个方向的元素组织在一起,形成一种新的秩序。

20180918_134540_013.jpg

▲ 冥想地、倒影池、十字架雕塑的关系

20180918_134540_014.jpg

▲ 前往教堂的路标

20180918_134540_015.jpg

▲ 教堂(墓园中有三个教堂,为整个墓园最主要的建筑)

20180918_134540_016.jpg

▲ 教堂

20180918_134540_017.jpg

▲ 教堂

20180918_134540_018.jpg

▲ 教堂

20180918_134540_019.jpg

▲ 教堂主建筑门廊雕塑

绕过倒影池,走向建筑师阿斯普朗德的灵枢,它的凝望之地,便是冥想地。这是场地中最为显著的场所,无论你走到哪里,一眼总能看到这群天边的孤树。

我阅读这个方案时曾疑惑于设计者对景观极为独特的想象,等我真正慢慢认识这片土地时,才逐渐理解他的愿景。

20180918_134540_020.jpg

▲ 冥想地上一片孤树

瑞典南部风貌与中欧极为不同,地广人稀,地势多为连绵却不高耸的山丘。同时因地处高纬之故,黎明与黄昏都格外漫长。在山路上缓步而上,望见远处山坡上的树林在夕阳的余晖中的剪影时——我明白了那并不是想象,而是对故园景观的凝练与重现。

而在阿斯普朗德的灵枢之上刻着这么一句话:「His work lives on.」

于长眠之地,永远凝望自己的毕生心血,何其有幸。

A time to born, a time to die.

20180918_134540_021.jpg

说到墓地,难免谈及生死。人们往往觉得谈生死太沉重,所以总是讳而不谈。而在墓园中的闲逛,让我看到了死亡背后不那么沉重的一面。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墓园里的墓碑,甚少疏于打理。每一个都仔细装饰,装饰者非常真诚地用这些行动告诉逝者:「我们依然爱你。」——仿佛他们逝去的家人只是长眠。这让我深切地感受到,死亡是逝者的终结,也是生者的驿站。

20180918_134540_024.jpg

在一些家族墓地的墓碑上也能看到,一个家族的涨落兴衰,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也有一起白头偕老的幸福,而无论痛苦还是幸福,最终都尘归尘,土归土。

20180918_134540_025.jpg

▲ 墓园俯瞰

「生有时,死有时。」是圣经传道书中的一句话,虽然这章主要表达的是上帝才是命运的主宰,但单看这句话,却是对生死极佳的注解。


——死亡本是每个人或远或近的终点,不必被看得如此沉重。


版权声明: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CUSoon,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投稿邮箱:contact@landscape.cn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 给Ta打个赏

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项目